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頻道本月排行
頻道總排行
首頁 > 點滴 > 正文

巴金故居開放,為文化留存最美麗地標
2012-04-16 11:31:21   來源:   評論:0 點擊:

——探訪首次向公眾開放的上海巴金故居歷時五年的論證研究、資料整理、修繕施工,文學巨匠巴金曾生活過長達半個世紀的武康路113號寓所已修...
——探訪首次向公眾開放的上海巴金故居
 
 
歷時五年的論證研究、資料整理、修繕施工,文學巨匠巴金曾生活過長達半個世紀的武康路113號寓所已修繕如“舊”,完全恢復歷史原貌,并將從12月1日起對海內外公眾試行開放半年。
日 前,新華社記者獨家探訪巴金舊居。從巴老使用過的一桌一椅、所保存的中國文學名人和大事重要史料、所收藏的數萬冊中外珍貴圖書,到凝結了巴金與蕭珊動人愛 情的私人物件、兩人在花園里親手種植的櫻花樹,巴金故居完整了保存了作家的生活環境、工作場景等歷史和人文氛圍,其收藏之豐富、完整,足以令人世人驚嘆。
為城市豎起一座文化的豐碑,為中國文化留存一個最美麗的地標……在長達五年的時間里,上海各界為保護、搶救、修繕、整理巴金故居,全力以赴。在巴金107年 誕辰之際,巴金故居對公眾開放,令人們目睹了一個偉大的時代、一個以文化為本的城市,對世紀文學老人巴金的文學遺產、精神財富的不懈傳承。這是一個時代之 幸,也是一個城市之幸。棲息著文學巨匠靈魂的巴金故居,重新回到了人民大眾中間;而巴金的精神,亦將隨之生生不息,繼續傳承、永遠燃燒。
 
走進巴金的“家”
為中國文學留下了《家》《春》《秋》等不朽之作的文學巨匠巴金,他的“家”是怎樣的?在巴金107周年誕辰之際,新華社記者獨家探訪了巴金故居。
坐落于上海武康路113號的巴金故居,是一座風格簡樸靜謐的英倫風格花園住宅,包括一座“假三層”的主樓、南北兩側輔樓和一個綠茵如織的花園。灰色細鵝卵石的外墻,對比著紅色屋瓦,在綠樹掩映中顯出一派古典韻味。
而當人們步入巴金故居,就不能不為這里浩瀚的文學收藏、史料和連每一個細節都力圖真實復原的生活場景而感到震撼。這座小樓里,隨處可見的巴金生活、寫作場景和難以計數的文物、圖片、資料,處處都在還原著真實的巴金。
自1923年春搬至上海,巴金在滬數次遷居。1955年9月,巴金一家遷入武康路,這里也是巴老居住時間最長的寓所。從1955年到2005年,一代文學大師巴金在武康路寓所里生活、寫作長達半個世紀,他的晚年力作《隨想錄》也是在此完成問世。
學者指出,在中國現代作家故居中,巴金故居得天獨厚。它是作家居住時間最久的故居。“像巴金故居這樣,擁有時間跨度如此長、中間沒有中斷、相對完整的作家文獻資料,在國內名人故居和博物館的收藏中實不多見。”
據巴金故居常務副館長周立民介紹,2008年至2011年,巴金故居(籌)協助巴金家屬開始陸續整理圖書、書畫、手稿、家具、生前用品等文物資料。經過初步整理,巴金收藏的各文種圖書就達近4萬冊,內容廣泛,包括大量中外作家簽名本和初版本等。各類書稿、書信、文獻、照片檔案資料,據不完全統計超過10萬頁(件)。另外,巴金生前使用過的家具、器物、衣物等各類生活用品也都保存完好。
首次開放的巴金故居里,仿佛依然保存著巴老的呼吸和情感的濃度,仿佛依然交織著一代文學巨匠隨著時代起落而孕生的悲痛歡欣,承載著二十世紀中外文壇的風云變幻,同時也記錄著巴金和普通人一樣點點滴滴、細膩感人的親情、愛情、友情……
在 巴金故居里,最多的是書,其次是書桌。巴老愛書如命,每次出國,都要抱回大量的珍貴外文書籍,藏書囊括數十種文字著作。盡管曾十余次捐贈書籍達數萬冊,巴 金故居中依然“書滿為患”。不僅客廳、書房、閣樓、陽臺上放置著整面墻的書柜,甚至連浴室里也有一個塞得滿滿當當的書櫥。巴金故居館長、巴金女兒李小林對 記者回憶說,以前巴老在世時,“只要有塊立腳的地方,就有書堆放著,已經到了沒法收拾清爽的地步”。巴老曾經多次大規模捐書,一方面也是因為藏書之豐已成 為這棟房屋“不能承受之重”。
在這座樓中,有各式各樣的書桌。這其中,以二樓書房的書桌最為“正式”,書桌上擺放著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的雕像和妻子蕭珊的照片。一樓的客廳角落里,有一張極不起眼的木頭窄桌,巴老卻在上面寫下了《隨想錄》不少的篇章。1983年之后,巴老腿腳不便,就給一樓陽臺上的縫紉機鋪了層臺布,當作書桌使用。煌煌巨著《隨想錄》的最后兩卷,就有很多篇誕生在這張最別致的書桌上。
 
巴金的家,還蘊含著太多的情感
巴金夫人蕭珊用第一筆稿費,給女兒李小林買來珍貴的鋼琴,如今依然倚墻而立。巴金的臥室里,蕭珊的遺物從不曾被挪動。蕭珊的骨灰,曾一直放在床頭柜上;蕭珊的遺像,放在床頭壁爐架上。這一切,讓巴老感到,愛人分秒都不曾遠離。直到2005年11月25日,按照巴金遺愿,兩人的骨灰被摻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起灑向了浩瀚的東海。
在巴金的臥室里,一切都保持著巴老生前起居時的狀態。床頭上夾著的樸素的紅色臺燈、床頭柜上裝在皮套里的老式收音機,甚至連床頭為方便巴老起身而特別安裝的一個白色木頭扶手支架,都歷歷在目……
巴老的床對面,就擺放著外孫女端端的小床。在這局促的空間里,彌漫著的是濃得化不開的親情。巴老在作品里曾三次寫到心愛的外孫女端端,說她每天那一聲告別時的“再見”也能帶給自己心靈無限的溫暖。在巴金故居里,時間,在這一幕幕愛情、親情中定格成了永恒。
如今,在巴金的花園里,見證了一代文學巨人愛情、親情的玉蘭、櫻花日益枝葉馥郁。1955年巴金一家搬進武康路時,院子里已有了一株玉蘭樹,如今這棵樹高達十四五米,沐浴了半個世紀風雨卻更加筆直、偉岸,仿佛正是巴老靈魂的寫照。巴金、蕭珊夫婦手植的兩株櫻花樹,一到花季,依然綻放滿園芬芳。
留存半個世紀文學記憶
巴金住在武康路寓所的這半個世紀里,中國經歷了風風雨雨,巴金也寫就了眾多傳世名作,包括被譽為“說真話的大書”的五卷《隨想錄》、改編成電影《英雄兒女》的抗美援朝小說《團圓》、散文集《傾吐不盡的感情》、《贊歌集》,翻譯了《往事與隨想》等文學名著。
周立民介紹說,武康路巴金寓所里曾出入過眾多中外作家及各界名人,見證了二十世紀下半期中國文學的跌宕起伏,更留存了半個世紀以來“中國文學不同時期的記憶”。
據資料記載,巴金一家從1955年搬來,10月 就迎接了第一批客人:法國大作家薩特和同為知名作家的愛人波伏瓦。事實上,從夏衍、沈從文、曹禺、柯靈、王西彥、唐弢等文壇名人,到法國文豪薩特、波伏 瓦,眾多日本友人……,都曾是這里的座上客。巴金的客廳,就是中外文學交流的一間“門廳”,里面走出走入的,都是支撐起了文學巨廈的人們。
巴金故居一樓的走廊,被稱為“太陽間”,原本沒有門窗。1974年沈從文悄悄來看望巴老,兩人就坐在走廊上長談,動人的友誼永久留存。1983年,在二樓書房的書架前,張光年特地從北京來探望病中的巴金,兩人就文藝界的情況交換意見,為中國文學的發展探索道路。一張紀錄兩人促膝長談的珍貴歷史照片,就放在當年那張普通的圓桌上。
“文革”中,蕭珊去世,巴老也被剝奪了寫作的權利。把自己鎖在在武康路寓所北輔樓面積不到三平方米的保姆間里,巴金無法抗拒內心的呼喚,又拿起筆重譯屠格涅夫的《處女地》。當時,巴老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譯作還能不能

\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右),全國人大常委、中國作家協會名譽副主席金炳華為巴金故居揭牌。
  
出版。但他說,一定要寫,哪怕以后這部譯作只能留給圖書館。
在二樓擺放著一組淡綠色沙發的書房里,巴老曾接受過來自世界各國的榮譽,包括意大利頒發的“但丁國際獎”、前蘇聯人民友誼勛章、法國榮譽軍團獎章……難以枚舉。
也正是巴金這間著名的書房,曾經給中國攝影史留下了好些經典照片。有一幅題為《劫后的笑聲》,就在這間客廳里定格了文革結束后巴老與張樂平、柯靈等老友談笑相聚的歷史瞬間。歷劫重生的中國文學,也是從巴老的這間客廳里翻開了新頁。
上海:以虔誠守護城市文脈
為了讓巴金的文學精神生生不息,為城市豎起一處人文地標,為中國文學留存一片最美麗的風景,上海在“十二五”開局之年大手筆修復開放巴金故居。
如今,當世界各地的游客們來到上海,除了欣賞外灘的百年歷史建筑、陸家嘴鱗次櫛比的摩天樓風景,人們還可以在免費開放的武康路巴金故居中感受歷史、重溫文學、走近巴金。人們將會感到:文化是中華民族最貴重的財富。巴金的精神,依然在這座海納百川的城市中燃燒不息。
據介紹,巴金先生逝世后的第二年,在2006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馮驥才、梁曉聲、賈平凹、趙麗宏和張抗抗等人提議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館。此舉很快得到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和迅速響應。2007年11月,上海市作協首次明確提出開設巴金紀念館,對巴金的資料進行搶救性收集和研究。12月13日,上海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正式啟動巴金故居紀念館籌建工作。此后,巴金故居(籌)開始了長達四年的搶救、整理、修繕、研究工作,不辭艱辛。
巴金故居保護,意義何在?學者指出,為人的文學,為了真善美而寫作,這是世紀偉人巴金留下的文化遺產,也是上海這座城市所繼承的寶貴財富。
“即使在今天,一個人在少年時代如果遇到了巴金的作品并能認真地閱讀、體會它們,亦是他的人生之幸。”周立民說,巴金給中國留下了26卷本的不朽著作和10卷本的精彩譯著。巴金畢生以文學傳達的真善美,他的精神和人格力量,對于正在努力建立“公平、誠信、包容、創新”城市價值的國際大都市上海,彌足珍貴。
“巴 金故居的開放,向人們展示了海派文化的豐厚底蘊。上海不僅是一座經濟的、商業的城市,更是一座擁有輝煌文化的城市。中國現代史上幾乎所有的重要作家,都曾 在上海生活過。巴金對于城市文化的影響尤其深遠。”五年前曾發起建立巴金故居倡議的著名詩人、上海作協副主席趙麗宏說,世界上的每一個優秀民族,無不以最 虔誠的姿態守護著偉大作家們曾經的居所。如英國莎士比亞故居,迄今全世界已有2億人參觀,令人感嘆;托爾斯泰、普希金故居,也是俄羅斯最重要的文化景觀。如今,上海繼魯迅故居之后,又開放了巴金故居,令人欣喜。
趙麗宏說,文人故居的保護開放,有助于一座城市傳遞其文學記憶、傳承其文脈,延續其文氣,希望有更多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占據重要地位的作家故居在上海逐一修繕開放,讓這座時尚國際大都市處處流動人文氣息。
預約參觀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觀眾留言 | 投訴與意見
試開館參觀時間:10:00-16:30(周一閉館,免費開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號 電話: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學館版權所有
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云南11选5前3直 五分裙裤 腾讯5分彩官方开奖数据 pc预测软件幸运28 重庆时时走势图软件 幸运赛车开奖软件下载 山东时时玩法规则 2019085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11选5任七中奖多少 深圳35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