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頻道本月排行
頻道總排行
首頁 > 點滴 > 正文

巴金故居參觀記
2012-01-02 17:19:24   來源:   評論:0 點擊:

這是一座正面外立面呈金字型的老洋房, 這是一個海內外無數作家和文學愛好者向往的圣地, 這就是人民作家巴金先生的故居——上海武康路...

這是一座正面外立面呈“金”字型的老洋房,

這是一個海內外無數作家和文學愛好者向往的“圣地”,

這就是人民作家巴金先生的故居——上海武康路113號。

 

巴老在這里住了50

武康路113號,這是一幢二層帶閣樓的花園式洋房,建于1923年,于1948年改建。最初的房主是英國人毛特·寶林·海。曾作為前蘇聯駐滬領事館商務代表處。19559巴金先生從淮海坊遷入此處。在此之前,回溯到192812巴金先生從法國回滬后,在寶山路寶光里、陜西路步高里、襄陽路敦和里等處飄泊不定地借宿,直到搬到霞飛坊(今淮海中路淮海坊),他才有個自己的安穩的“家”。而武康路,則交織著他后半生的悲歡,一直到他夫人的骨灰在20051125離開這里,融入浩瀚的東海,巴金先生在這里住了整整50年。

 

 

建故居是人民的愿望

巴金先生生前一直明確不同意在他的故鄉成都及其它地方以他的名義整修舊居、建立紀念館和設立文學獎等。然而,廣大民眾又有自已的想法。20051017巴老去逝后,在20日于浙江嘉興舉行的第八屆巴金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與會者就強烈要求把巴金故居建設成博物館。翌年的全國兩會上,馮驥才、張抗抗、梁曉聲、趙麗宏、賈平凹等政協委員又提交了相關提案,倡議建立巴金故居博物館。

2007年年底,上海市府作出決定,啟動巴金故居修繕工作,并責成上海作家協會負責完成。落實巴老子女的住處、借地方放置家具、把那么多的書登記造冊裝箱存放、清理保管在搬遷過程中發現的大量珍貴的文史資料,與施工方研究如何修舊如舊,招聘工作人員和志愿者并予以培訓,去外地成功的名人故居學習取經,把家具、書籍搬回按舊貌復原······這一切在這幾年中緊張而有序地展開。

 

 黃永玉新作詩畫贈故居

老洋房的正面朝南,面前是一塊360平方米的草坪。我們是從北門進入,當年,巴老也都是在這里接送客人。

門廳很小,迎面墻上掛著一幅巴金先生的遺像。熟悉晚年巴金的人都知道,巴老一直處于一種沉思狀態,很少笑,尤其是是暢懷大笑,而這幅照片捕捉到了這一瞬間,巴老生前也很喜歡。遺像下放置著一簇秋菊。我們在此默默肅立致敬。

左邊墻上掛著的兩米一米多高的大幅國畫,這是87歲高壽的著名畫家黃永玉先生在今年10月專門為故居揮就。線條粗獷,濃墨重彩,巴老“一張積壓眾生苦難的面孔,沉思,從容,滿是鞭痕。”(黃永玉語)在寒風中怒放的紅梅的襯映下撐滿畫面,虛從實來,給人以巨人頂天立地的震撼。黃永玉先生與巴老是忘年交,1946年,當時只有二十多歲的黃永玉在上海謀生時,曾借住在巴金先生的文化生活出版社的職工宿舍里,并常來巴老家中。巴金及蕭珊對他的照顧,至今仍溫暖著、激勵著他。    

黃永玉在畫上題詩《你是誰》:你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你是戰士,還是剛出獄的囚徒?/是醫生,還是病人?/是神父,還是信徒?/是作曲家,樂隊指揮,還是/ 嘹亮的歌者?/是牧人,還是羊?/是擺渡者,還是河?/是遠游人,還是他背上的包袱?/是今天的熊貓,還是十幾萬年前的恐龍化石?/你帶領過無數學齡前兒童走向黎明,/你是個被咬掉奶頭、捂著胸痛的孩子他媽。/你永遠在彎腰耕耘而不是彎腰乞食。/你是沉默忍受煎熬的“拉孔”,從不叫出聲音。/誰都認識你是“巴金”,你大聲喊出:/“我是人!”/

黃永玉先生還把這首詩單獨書寫了一幅,贈送給修繕完工的巴金故居。

 

蕭珊用稿費買的鋼琴

門廳的左面是廚房,“文革”中,巴老樓上的臥室書房統統被封時,門廳就是一家人擠著吃飯的地方,那張小方桌現在還放在原處,對面是一個餐具柜,家人叫它“三炮臺”,上面擺著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內八位著名作家雕像的小樣,中國現代文學館正是巴老所倡議、呼吁、捐贈,并得到文學界老前輩的廣泛響應、支持才建立起來的,而今己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文學博物館。

而右邊的餐廳則先成了李小林,后是李小棠的婚房。現在己恢復了餐廳的原樣,旁邊的一架立式鋼琴,是蕭珊1953年用自己的第一部譯作《阿細亞》的稿費買的送給李小林的禮物。正對餐廳的墻上掛著一幅李小棠一歲生日時的照片。蕭珊雖翻譯不多,但很有成就,巴老自己也說:“我同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但是我并沒有好好地幫助過她。她比我有才華,卻缺乏刻苦鉆研的精神。我很喜歡她翻譯的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小說。雖然譯文并不恰當,也不是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風格,它們卻是有創造性的文學作品,閱讀它們對我是一種享受。” 著名詩人、翻譯家曹葆華在1964年用俄文對照讀了蕭珊譯的《初戀》,給巴金寫信予以大大稱贊。曾經協助魯迅主編《譯文》的黃源也曾對巴金說:“她的清麗的譯筆,也是我所喜愛的……她譯的屠格涅夫的作品,無論如何是不朽的,我私心愿你將來悉心地再為她校閱、加工,保留下來,后世的人們依然會喜閱的。精通俄羅斯文學翻譯的穆旦盛贊蕭珊文筆的清新:“她的努力沒有白費,我高興至今她被人所贊賞。”黃裳對蕭珊譯文的評價是:“她有她自己的風格,她用她特有的女性纖細靈巧的感覺,用祖國的語言重述了屠格涅夫筆下的美麗動人的故事,譯文是很美的。”他還說:“我希望,她的遺譯還會有重印的機會。”

                                                                                                                                                                                                                                                                                                                                                                                                                                                                                                                                                                                                                                                                                                                                                                                                                                                                                                                                                                                                                                                                                                                                                                                                                                                                                                                                                                                                                                                                                                                                                                                                                                 

客廳見證文壇風云

穿過門廳,左邊原為巴金繼母和妹妹的臥室,現改成臨時展廳,展出巴金故居收藏的一部分文獻資料和實物,從不同角度反映了巴金的創作和生活。右邊,就是我們以前在圖片和電視新聞中常見的客廳,這里曾是國際政要、文壇巨子、著名學人經常出入的地方。靳以、柯靈、孔羅蓀、吳強、西彥、辛笛、師陀、黃裳等人都是這里的常客。他們相互切磋學問,議論時事,共同為文學事業作出貢獻。每年1125日巴老生日,這是更是嘉賓滿堂。

四個大沙發放在客廳中間,滿滿當當,回旋的余地己不多。四個大書櫥里多是成套的著作,有巴老自己的,也有他人的。兩個小書架里都是晚年巴老行動不便后想取用方便的書,書實在太多,把擱板都壓彎了。壁爐上方掛著一幅林風眠先生送給巴老的《鷺鷥圖》,懂行的人看這三只白鷺的臉全部向右,就判斷出這是林風眠的早期作品,現存極少。

 

巴老很喜歡的“太陽間”

穿過客廳,就可到巴老在晚年的作品中經常提到的“太陽間”,其實這原是外陽臺。19746月下旬,沈從文為了治眼病來上海,在一個下午,冒險來到了巴金家,當時的巴金家里一派蕭涼,愛妻已故,女兒進醫院待產,兒子在安徽農村插隊,外墻上還有大字報的殘跡,廳堂里冷冷凄凄,兩個白發凄凄的老人,一個眼病暴發,一個身境凄慘,兩個老頭把藤椅搬到這里,促膝長談,可惜他倆當時談些什么,現已無人知曉。1983年,巴老因骨折住進華東醫院時,家里就把陽臺封了起來,這里向南,陽光非常充沛,稱之為“太陽間”。巴老非常喜歡,《隨想錄》的后二卷就是倚著窗下的縫紉機和那張簡陋的小桌子,艱難地一筆一筆寫出來的。在患了帕金森后,扶著助步器緩緩地行走鍛煉,也是在這里。

 

蕭珊的骨灰盒曾放在床邊

順著樓梯到二樓。樓梯口也放著一個大餐柜,這是曹禺先生在解放前離滬赴京時,留給巴老的。

二樓的左邊是巴老的臥室,一張大床放在中間,床的左邊裝著一個白色的木架,是晚年巴老起床時借力的扶手。夫人蕭珊的照片和她的著作就放在床頭柜上。緊挨著床的五斗櫥上原先放著蕭珊的骨灰盒。巴老在《懷念蕭珊》中寫道:“她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淚和血……在我喪失工作能力的時候,我希望病榻上有蕭珊翻譯的那幾本小說。等到我永遠閉上眼睛,就讓我的骨灰同她的攙和在一起。”在《〈十年一夢〉增訂本序》中巴老又寫道:“十年一夢!我給趕入了夢鄉,我給騙入了夢鄉。我受盡了折磨,滴著血挨著不眠的長夜。多么沉的夢,多么難挨的日子!我不斷地看見帶著血的手掌,我想念我失去的蕭珊。……我不是戰士,我能夠活到今天,并非由于我的勇敢,只是我相信一個真理:任何夢都是會醒的。”

大床的另一頭挨著著一只單人床,巴老的最疼愛的外孫女端端就睡在這里。巴老曾寫道:“每天清早她6時起身后就過來給我穿好襪子、輕輕地說聲再見,然后一個人走下樓去,她不會想到,每天早晨那一聲‘再見’讓我的心感到多么溫暖。”我們可以想象得出那其樂融融的情景。

巴金從端端身上發現了中國教育制度的一些弊病,在《隨想錄》中他曾經寫了三篇有關端端的文章,對一些扼殺孩子天性的教育方式大加批評。他在文章中建議:“我們要為孩子們著想,培養他們最好的辦法是引導和啟發,使他們信服,讓他們善于開動腦筋,學會自己思考問題。聽話的孩子不一定就是好學生,肯動腦筋的孩子總比不動腦筋的好。”

巴老曾送給端端一套26卷本的《巴金全集》,他在每卷前都給端端寫上了一段話。全集第16卷《隨想錄》扉頁上,巴老寫道:“近來常常覺得累,翻開書不想再寫什么,并非我無話可說,至少我還欠你,欠‘五卷書’的讀者一篇《四說端端》的文章。但是這筆賬怎樣償還?講不講真話?對我們的實際生活,對我們的青少年的教育與成長,我有我的看法……我寫‘五卷書’挖得并不深,但我知道你不曾認真讀過它們。你不讀它們也行,最好挑選其中的一部分讀兩遍,你不會后悔的。”

臥室的外間走廊就是李小林所睡的地方,那里放著的寫字臺原為蕭珊所用,后被李小林用來辦公。

 

巴老作品的各種版本塞滿四大書架

臥室的隔壁是巴老的書房,與外面的走廊各有一個寬大的寫字臺,巴老白天喜歡在明亮的走廊,晚上則在書房里間奮筆疾書。在“文革”前很多熱情的篇章及晚年巨著《隨想錄》的前三卷大部分就是在這里寫成的。書房里的四個大書櫥占著一面墻,放的都是巴老自己作品的各種版本。書房和樓下客廳各處原來散放著許多世界各國的工藝品、玩偶等,每一個都可講一段故事,現在都集中放在一個柜里。壁爐上放著一尊巴金先生五十年代模樣的塑像,栩栩如生。這出自前蘇聯雕塑家謝里漢諾夫之手,聽李小林說,爸爸對這尊像自己也非常滿意。

 

故居是個大書庫

巴老家實際是個大書庫,這是給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尤其在三樓。三樓是個大型的閣樓,書架密密麻麻。當年巴老就把它作書庫,各種各樣的書都往這里塞,房屋管理部門曾擔心這里的承重量。據不完全統計,除去巴老向現代文學館、各大圖書館、有關學校捐出的中外經典數萬本之外,留在家中的還有三、四萬本。記者來參觀時,幾位姑娘小伙正戴著口罩,辛苦地拆箱,把書放到原處。據介紹這里只對學者開放,作研究之用。

 

《處女地》出自這小間

下了三樓,我們來到南、北輔樓。這里原來是儲藏室,此次加固后南輔樓二樓成了會議室,一樓是游客服務中心,有巴老的著作和各種小紀念品供游客選購,還可舉辦小型的展覽,開放之初,正舉辦“巴金藏俄羅斯作家作品插圖展”。北輔樓二樓有一小間原是保姆房,1972年,蕭珊去世后,巴金曾躲在這間小屋里,巴金默默地把在“文革”前就開始重譯的《處女地》譯完,又重抄了一遍。后來,又開始在這里著手翻譯赫爾岑的《往事與隨想》。

 

 在這里我們與巴老長談

雖已深秋,草坪依然一片翠綠,四周恢復了原來的竹籬笆,樹木花草都予以專業的修剪養護。巴老在患病前在家寫作困了時,就會在圍著草坪的小路上一圈又一圈地踽踽獨行,他在思考怎樣才能讓歷史的悲劇不要重演,他在思索怎樣把心交給讀者。現在這里鋪上了透水地磚,以便眾多的游客踏上這條“巴金小道”。草坪上,八株云杉高高聳立,粗壯的白玉蘭,盤虬臥龍的紫藤,婀娜多姿的櫻花,在籬笆墻上探頭探腦的薔薇,現在雖將進入冬休,但可以想象得出在她們爭芳吐艷時的容貌。在“文革”前那段日子里,這里是多么溫馨。

從北輔樓的樓梯下來,有一塊小小的休憩區,設計者在冬青樹叢中設置了一個環圓形的坐凳。而中間將聳立一座巴老的雕像,老人家是伏案寫作還是散步沉思,現還不得而知,不管怎樣,我們可以有個地方與巴老近距離接觸,向他獻花表達敬意;與他長談,傾訴心思;或者搭在他的肩上合個影。我們在這里一定會聽到老人家爽朗的笑聲。

預約參觀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觀眾留言 | 投訴與意見
試開館參觀時間:10:00-16:30(周一閉館,免費開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號 電話: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學館版權所有
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pk10专家在线预测 北京pk10软件是多少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球棎比分 排列三大赢家6码 北京pk10走势选号技巧 盛彩彩票是合法的吗 天才威博上 千赢娱乐赢抢庄牌九 pk10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