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頻道本月排行
頻道總排行

憩園講壇No.1:《隨想錄》的敘述策略和魅力
2016-05-23 14:48:21   來源:   評論:0 點擊:

憩園講壇第一講:《隨想錄》的敘述策略和魅力時間:2016年4月30日地點:上海圖書館主持人:周立民演講人:坂井洋史如何理解作者、讀者和作...
“憩園講壇”第一講:《隨想錄》的敘述策略和魅力
時間:2016年4月30日
地點:上海圖書館
主持人:周立民
演講人:坂井洋史
如何理解作者、讀者和作品之間的關系
  我們閱讀一本書、一篇作品,理解它、欣賞它,書到底有哪幾個因素?先看作家創作一部作品,他希望能夠通過作品傳達自己的思想和審美意識,他也希望自己創造出來的作品盡可能真實地反映自己的思想、意識及內心感受。換句話說,作家有一種欲望——支配、控制自己作品的欲望,這個作品是我寫出來的,就像我的兒子一樣,這是作家對自己寫的作品的期待或者欲望。而作家對讀者也有期待或者預期,作家希望讀者能夠正確的讀出自己的意圖,共享自己的思想和審美意識。
  對讀者而言,文學作品的閱讀雖說可以超越時間和空間,我們可以隨便閱讀過去的或者外國的作品,但是讀者的經驗和知識到底是有限的。比如小說這種文學形式里面充滿了日常生活里一些比較瑣碎的東西,尤其是衣食住行這四個方面,如果沒有這方面的具體描寫的話,小說就沒法成立的,然而過去的東西我們不可能全部知道。大部分的文學閱讀,其實是用自己有限的知識將作品翻譯成自己可以理解欣賞的內容,讀者閱讀作品的關系大概就是這樣的。所以,實際上作家有作家的期待和預期,讀者有讀者的期待和預期。讀者跟作家的欲望、期待、預期沒有任何的關系,讀者有任意解釋欣賞作品的權利,這是讀者對于作品的關系。
無論是作家還是讀者,如果想把文學作品統統還原為唯一的敘事,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或者是想把文學作品的內容還原為現實社會上確實存在著的事實,這也是不適合的。作品描寫的究竟是不是事實?這是沒有保證的,即使作家說那是虛構的,讀者也是不相信的。作者和讀者,再把作品夾在中間,締結一種微妙的、緊張的關系。

  文學作品之所以成為“文學”,就在于這一點,妙在實與不實,虛與不虛之間。我們太拘泥于文學作品的事實性、實在性、意義,過于計較文學作品的真實性、現實的反映程度,這樣的態度,反而把文學作品的魅力和可能性變得狹窄。

作為文學作品的《隨想錄》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的十幾年來,對《隨想錄》的評論太拘泥于文學作品的事實、實在、意義,對于文學作品的真實、現實的反映程度,過于計較。不管評論者的立場是肯定的還是否定的,他們把文學作品看作現實的直接產物,從作品中取出有利于強化自己的觀點。
  如林賢治2001發表的文章《巴金的道路》,語法過于曲折,有點費解。但有一點非常明顯,林先生很看中作家的人格、處世為人的態度,堅持思想的信仰等等文學作品以外的要素。他把這些要素和文學作品分離開來,認為這些要素可以離開文學作品存在。
  2005年,一位叫蔣泥的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逝者如斯夫——巴金的悔悟》,這位先生頭腦中存在著理想的完美的文學,他的批評,其實是根據自己頭腦里面的幻想,硬要一些原本文本里沒有的東西而已。文學批評應該貼近于作品本身的邏輯,不應該超越作品的范圍,要不然的話,評論者可以把作者本來沒有的,也無法擁有的東西隨便拿過來,把這樣的東西作為標準,不斷的否定作品和作者。這樣粗糙的批判和對《隨想錄》過度意識形態的批判是有問題的。
  惠雁冰2007年發表的《意識形態粉飾下的平庸—巴金<隨想錄>》,這篇文章也算是徹頭徹尾的《隨想錄》批判。但是,他在這里披露的還是他自己的文學觀念,這個和巴金其人、《隨想錄》沒有關系。他要巴金強化文學對生活的干預力度,甚至要巴金擴張歷史本身的內涵,他還不允許作者敘述自己的經歷和感受,也不允許有任何形式的個人化的表述。作者從自己的經驗和感受出發的無理的責問,根本沒有任何邏輯可言。
 對于剛才介紹的文章,用嚴厲的調子一一進行反駁的,就是巴金研究界的前輩,陳丹晨先生。他認為這些都是沒有根據的、風馬牛不相及的故意刁難。我覺得陳先生的觀點還是比較公允的。陳先生的反駁雖然冷靜、客觀,富有說服力,但這個說服力從哪里來的?因為陳丹晨先生到底是一個過來人,經歷過荒誕和殘酷的年代,不僅如此,還經歷過之后風雨變換的年代,深刻地體會到《隨想錄》批判對象的可怕,這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我們閱讀《隨想錄》的時候,應該留意到這個問題的所在。我認為陳先生還重視《隨想錄》的內容,看重寫什么、說什么,而相對輕視怎么寫、怎么說,換句話說,他還是看重事實的重量。
  陳思和先生對于巴金先生的看法更全方位,他強調《隨想錄》的縱面價值。《隨想錄》確實含有大量八十年代的珍貴信息,但這個珍貴到底是事實的珍貴,還是作為資料的珍貴?當然文學作品可以是資料,但所有的歷史資料不一定是文學作品,事實的價值、作為資料的價值,不完全等同于作為文學作品的《隨想錄》的價值。把《隨想錄》認作文學作品的角度來閱讀,讀出事實以外的價值,這就是所謂文學性的閱讀。
  不要把《隨想錄》看作單純的事實反映、資料的匯編,要把它看作一部文學作品,從中讀取豐富的內涵和魅力。批判《隨想錄》的人,他們都非常重視《隨想錄》作品本身之外的因素,比如作者人格的完善、有理性的社會批判意識等等,他們覺得《隨想錄》里面這些因素不足、缺席,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能看到的實在的東西。對這些人來說一部文學作品的價值來自于作品里面看不到的東西,如果這樣的東西欠缺的話,他就認為作品是沒有價值的。

《隨想錄》的文學性、文學性閱讀以及它的魅力
  《隨想錄》這樣的作品怎么樣閱讀?這是一個問題。《隨想錄》每一篇內容,都可以視為是真實的,巴金在《隨想錄》里的中心思想就是提倡講真話。那么,《隨想錄》寫的內容,是不是都可以還原為事實?如果說《隨想錄》有魅力的話,那么它的魅力都來自于它所提供的事實的力量。事實上,《隨想錄》的敘述主體并不單純簡單,相反,非常的復雜隱晦,應用了巧妙且微妙的敘述策略,比如《隨想錄》里面關于噩夢的描述就是如此。
  1980年所寫的《隨想錄》第60篇《說夢》里面有一些關于噩夢的記敘,仔細地評論這一段描述,可以發現很短的內容里,噩夢竟然有四種,這些做噩夢的時機、地方、環境都不同,噩夢的性質也不一樣,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是文革期間受到迫害的噩夢,第四個是1980年代的,作為記憶的噩夢,隔了一段時間還要折磨他的噩夢,里面有四種不同的噩夢。更重要的是,作者把第四個噩夢叫做后遺癥,把過去的噩夢和現在的噩夢,以因果關系看作是一連串連續性的事件連接起來,所有的噩夢都屬于敘述的主體,而這個主體從文字表面上還是看不見的、不可視的存在。再進一步分析巴老在《隨想錄》里面描述的噩夢的特點:這些噩夢把夢境和現實混淆在一起,時間前后秩序被打亂。“結束了,一個悲劇,幾乎嚇壞了他”,這話發自被迫害人的口里是可以理解的,但實際上卻是發自巴金的口里,當年做噩夢的巴金把時間秩序打亂,喪失了時間的觀念,這是非常有特色的描述。不僅如此,現實景觀也變形進入了噩夢中,淋漓地表現了噩夢的恐怖度。
第144篇《我的噩夢》,就是《隨想錄》噩夢的描述中最深刻、最有深度的一段。巴金還陳述附加在別人身上的迫害,由此增加了痛苦和恐怖。對巴金來說痛定思痛就是得不斷回歸到文革當中,不斷地承受殘酷、痛苦的那段人生。為了表達這種痛苦的永續性,所謂的回憶文字,僅僅以過去再現是不夠的。巴金的噩夢描述采用打亂時間、空間的筆法還是有道理的,可以理解其痛苦是多么大、多么折磨。

隨想是如何成為《隨想錄》的?
  從讀者來看,自己的面前只有一部已經成冊的《隨想錄》,那么,這部《隨想錄》是經過什么樣的過程成為《隨想錄》的?作者的頭腦里面老是存在著某種意念、情緒或者判斷,而意念、情緒、判斷逐漸釀造寫作的動機,作者就覺得這些東西非寫不可、非發泄不可、非以文字文章的形式表達出來不可。作者、作家之前是以一個人的角度或者身份來考慮這樣問題,但到了第三個階段,他已經意識到自己還是作家、文學家,以這樣的一種立場來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職業性的作家抓住自己內心一些東西的時候,都有自己的經驗和技術。寫《隨想錄》的時候,巴金經常被種種病纏繞著,不僅要閱讀自己剛寫的文章,還要修改,有一個反復推敲的過程。作家是自己作品的第一個讀者,要一直持續地推敲文字直到自己覺得滿意為止。
  《隨想錄》從最初的階段到最后的階段,到底經過怎樣的變換過程,這是非常重要的。讀者在通常的閱讀條件下,只看到白紙黑字,只看到已經能夠眼看到的、可視化的作品,沒有辦法意識到作者文章背后的煞費苦心。除了讀者能看到的、認識的,通過文字文本可以理解到的作家形象以外,還有藏在文字背后那些不可視的、但確實屬于作品因素的存在。而把這兩者結合起來的總體,就是我界定的敘述主體。為了充分品位《隨想錄》豐富的內容和特殊的敘述方式,應該注意到更廣義的敘述性的主體存在。
  《隨想錄》中,巴金一方面回憶當年,追訴過去,提供過去的一些事實。另一方面,描述現在、目前、今天所謂的后遺癥。《隨想錄》的世界是把這兩者混合在一起一并拋出來,讀者面對這樣一個議題的作品,根據自己個人化的期待,都有自己的體驗、經驗、記憶,往往把自己的興趣聚焦為提供事實的一面。結果嘛,“原來如此的”,“這個情況我也看過的”,各自經驗的再確認,記憶被強化,自己算是過來人,自我肯定。
《隨想錄》還要描述正在被噩夢折磨的自己,提醒讀者知道、理解噩夢依然存在著、持續著,問題還沒有解決。《隨想錄》里面的情感、認識、判斷、內心的表現是屬于這個方向的。當然,這些不能作為還原為事實的要素,如果讀者把閱讀焦點聚焦于這方面的話,對于很多問題的當代意義的理解是不對的。讀者面對這樣的文本作品,自以為是地基于自己的經驗、知識和判斷來理解《隨想錄》,閱讀期待是受到挑戰的。《隨想錄》的內容議題可以說是分裂的世界,換一種說法的話,是閱讀的分裂,在中國的現當代文學史上找不到第二本,我認為這就是《隨想錄》難能可貴的價值所在,也是魅力的源泉。
 











預約參觀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觀眾留言 | 投訴與意見
試開館參觀時間:10:00-16:30(周一閉館,免費開放) 地址:上海市武康路113號 電話:33685656
CopyRight 2006-2015 巴金文學館版權所有
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赌球大小球稳赚 藏分真的能出款吗 后三包胆选号技巧 2018炸金花棋牌游戏 时时彩最赚钱的打法 网赌百人牛牛技巧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北京时时存在吗 时时彩毒胆稳赚方案